昨晚上網看看臺灣的體育新聞,看到這樣一段文字:

『大家可以多關懷青少年,也許下一個王建民就在這些青少年裡。』陳金鋒把「角度」突然從王建民拉回到台灣青少年,他的機智反應令在場的人驚喜不已:『沒想到陳金鋒這麼會說話。』

我忍不住微笑,心理想著媒體一貫急就章式的訪問:今天打得好不好?打全壘打有什麼感覺?自己給自己打幾分?極少有人願意花時間對選手多做一點了解,也難怪當陳金鋒偶然展現出他的機智時,會讓人驚訝到可以生出一篇報導來。

陳金鋒給人一貫的感覺就是含蓄內斂、不多話,從媒體的角度來說,他就是一個很難訪問的對象;
平常不太笑,認真打球練球時,又與生俱來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殺氣,所以如果不是專業體育記者,總是會覺得陳金鋒很悶、很不好訪問。

很多媒體喜歡說陳金鋒接受訪問時都只有三句真言:很好啊,不錯啊,不知道;但是如果做了功課、約好時間去訪問陳金鋒的記者,就會知道當問對問題的時候,陳金鋒會眼睛一亮,像是看到了投手一記正正中中的紅中直球,然後啪機啪機的說個沒完。

跟他給人的感覺一樣,陳金鋒的機智是內斂的、含蓄的,只有在關鍵時刻才會出現;也許就是因為這樣,才讓媒體覺得這麼驚喜。

2002
年九月陳金鋒登上大聯盟,成為臺灣棒球史上第一位上到棒球最高殿堂的選手,洛杉磯道奇隊也在道奇球場召開盛大的記者會,來認證這歷史性的一日。

當天陳金鋒的父母、臺灣的媒體團、日本和韓國的新聞媒體、洛杉磯的僑界代表、美國主流媒體,全部都到了記者會現場。

記者會前我掃了一下會場,十幾臺攝影機、相機更多、四十幾位媒體記者、一百多位來賓把道奇球場的會員俱樂部塞的滿滿的;公關主任轉頭跟我說,這陣杖比起當年野茂英雄加盟時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記者會時間是中午,整個早上我在樓上辦公室跟陳金鋒沙盤堆演:該說些什麼、該感謝誰、這個問題該怎麼回答,那個問題該怎麼回應,盡量把能想到的情境都推演了一遍。

記者會一切順利,眼看再讓記者問兩三個問題就可以出去拍拍照結束,結果狀況出現了。

一個美國記者,我還記得他中等年紀、中廣身材、坐在一堆攝影機旁邊的陰影裡,暗沉沉的丟出這樣一個問題:

With this achievment, what do you see yourself as? Chinese or Taiwanese?


問題還沒問完,現場已經響起了噓聲,臺上球團的主管們也是眉頭一皺,公關主任更是站了起來,似乎打算結束這場記者會。

但是已經問出來的問題也不能不理,負責翻譯的我還是把問題翻成了中文給陳金鋒:

『以你今天的成就,你認為你自己是中國人還是臺灣人?』

這是沙盤推演沒準備到的,雖然當場我馬上幫他想了幾個答案,但是眾目睽睽,總不能現場教學,只好在他耳邊小聲告訴他,不想回答就說No Comment(沒意見)


陳金鋒側頭看了我一眼,臉上閃過一個很『賊』的微笑,然後笑咪咪的盯著那位美國記者,不急不徐的說:

『這個不是我的問題,棒球是一個很好玩的運動,不管你從哪裡來,在哪一個國家,只要你喜歡這個運動,你就可以從中得到很多樂趣。』

話還沒說完,在場聽得懂中文已經忍不住鼓掌叫好;我還記得我是努力忍住笑,一句一句翻譯完的,心理一邊想著,好傢伙陳金鋒,連我都沒想到你有這麼一招,算你厲害。

翻譯完畢才看到陳金鋒仍然穩穩的站在麥克風前,前面是包括美國媒體在內的滿堂喝采;背後是球團主管臉上都是那種鬆了一口氣的微笑,駐洛杉磯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袁健生處長,更是笑得合不攏嘴。

鄉親啊!這樣才叫拼外交啊!

拿錢去砸算什麼,有幾個人可以在面對這樣敏感的話題時,輕輕鬆鬆答得這麼不卑不亢?

陳金鋒用他的機智做到了!

2006/08/23 03:25:02



8/22/06 補:

部分臺灣人最大的悲哀,就是時時刻刻把自己放在被迫害的情境之下,認為隨時都得站上講臺振臂高呼,並且在第一時間指責不做此表態的人就是『不愛臺灣』。

如果你和陳金鋒聊過天,你會知道他對『臺灣人』這個身份比誰都重視;從小聯盟開始,我們就不只一次必須向美國媒體解釋臺灣和中國的不同,也一再向媒體重申陳金鋒和Taiwan之間的等號。

但是這不表示,在這個宣布陳金鋒登上大聯盟的記者會,陳金鋒就必須如某位網友所說,跳上肥皂箱大聲宣告他是臺灣是臺灣是臺灣。

如果當天陳金鋒真的抓起麥克風強調他臺灣人的身份,恐怕媒體才會覺得莫名其妙吧!

一個剛從小聯盟升上來的選手,他的政治立場關棒球什麼事?

公關活動有公關活動必須達到的目的,當天開記者會的目的,是向美國主流媒體介紹這位寫下歷史的優秀棒球選手,讓大家認識他,而不是告訴大家這個選手有多麼愛臺灣。

也許部分『愛臺灣』的網友會說迫不及待我是紅是藍是黑,但是講真的,我是什麼又關你什麼事?

也許你覺得你有沉重的歷史使命,要時時刻刻向世人宣告臺灣人的苦難,要搶著麥克風告訴人家你是多麼的『臺灣人』,但那是你,於我無關。

你說陳金鋒可憐,不敢說自己是臺灣人;我卻佩服他抬頭挺胸,用手中的棒子把臺灣這兩個字送進了職業棒球的最高殿堂。

與其在網上質疑別人愛臺灣的程度,或是成天尋找下一個肥皂箱,不如學學陳金鋒,充實自己,用自己的專業來告訴世人臺灣在哪裡。

煽情的政治語言,就留給政客去玩吧。

CT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