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總剛剛過世,義大犀牛高層不知道在急個甚麼鬼,非要匆匆忙忙找個人來頂總教練的位置,整齣戲演得莫名其妙,擺明了是職棒新兵,手法粗糙難看之至。

首先是檯面上的熱門人選,統一獅前總教練曾智偵則在9/8媒體詢問時表示『毫不知情』也說自己這段時間『很忙,沒人找我談過此事。』(2013/0908 Nownews)

接著就是領隊謝秉育9/9的強烈否認:『沒聽說高層指示,應是空穴來風。』(2013/9/9聯合報)

而且還一再否認,表示:『最近義大球團都在專心為前總教練徐生明辦後事,現在談論總教練人選,對徐總不敬。』(2013/9/9聯合報)

然後過了兩天到9/11,領隊的說法變成了『球團討論過不少人選,目前已經縮到31,最快1週內決定。』(2013/9/11自由時報)

還特別強調,『總教練只填補空缺,教練團成員不會變動。』(2013/9/11自由時報)

好,背景新聞補完了,現在來告訴大家為什麼這是一場爛戲。

先不論曾智偵先生是不是個合適的人選,從他的名字浮現開始到現在,他還沒接手犀牛總教練的位置,就已經被自己、被犀牛領隊放在一個再差勁不過的位置。

如果最後總教練真的是他,那他之前甚麼『毫不知情』、『沒人找我談過』豈不全部都成了睜眼說瞎話,還沒上任就說謊?

這樣的總教練,還有甚麼誠信可言?

好,不管人選是誰,光是義大犀牛非要在這個時候補上總教練的位置,就是件莫名其妙的鳥事。

大公司一年又一年持續下去以永續經營為目標,是一條直線,所以沒有喘息的空間,缺了人就要補,力道不能中斷。

但是職業運動不是這樣搞的。

職業球團一樣以永續經營為目標,但不同的是每一年,每一個球季,都是一個又一個的循環,而職棒人事的調動,特別是總教練,如非必要,都是在球季結束後進行,是有其道理的。

年開始,春訓時教練團依據球員組成和能力,擬定出戰略訓練球隊排練戰術,球季中全力以赴爭取佳績,球季結束通盤檢討調整人事,然後春訓新人新氣象,新的一年重新開始;今年我們墊底沒關係,明年整軍經武重新再來,又有封王的機會,直到我們被淘汰為止,這是職業球團運作的韻律。

今天總教練在球季進行中不幸逝世了,真有這麼需要空降補一個總教練嗎?

去年美式足球NFL印第安那小馬隊總教練柏加諾(Chuck Pagano)在球季中因急性白血病發,緊急無限期離開球隊接受化療,球團指派進攻教練接手總教練的位置,而沒有急急忙忙向外尋找總教練,原因很簡單:

因為球季進行當中,空降一個完全沒有參加季前訓練的總教練,就算理念再怎麼合拍,一樣會打亂球隊現有的節奏。

我要說的是,職業棒球也是一樣,總教練不幸逝世了,首席教練補上暫代是絕對正確的調度,但是如果非要空降一個新的總教練,就只為了『避免球員人心浮動』(2013/09/11 自由時報),這絕對是錯的,因為球員人心只會更浮動。

棒球是一個大型的團隊運動,講究的是團結,是默契,是一整個球季培養出來的和諧;教練一個手勢、隊友一個眼神,我就知道下一步要幹嘛,這樣的球隊才是球隊。

一個半路空降下來的總教練,能融入這個默契裡嗎?

我覺得不能,而這場鬧劇,還會再演下去。

 

 

補:文章貼出不久,就有多年的牛隊球迷氣沖沖的問說,不要只會罵這酸那,難道球隊有更好的處理方式嗎?我的答案是有。

首先,宣布黃煚隆教練暫代總教練至球季結束,如果黃代總教練有需要,可補首席教練一名,理想是由現有一二軍教練團挑選,但不限;如因內部成員遞補首席教練而留下空缺,則另行聘請教練填補,或由其餘教練分擔其職務至球季結束,其餘所有教練職位不動。

接著宣布球團在球季結束前不會考慮任何總教練人選,黃煚隆就是義大犀牛的總教練,但2014年義大犀牛總教練的徵選工作,則會在今年球季結束後立刻展開;所有檯面上檯面下夠資格的人選都會是考慮的名單,黃煚隆總教練、其他三隊總教練及其教練團成員、甚至是外籍教練都列入考慮,而2014年完整的教練團名單,則由總教練全權決定。

最後,除了退休徐總的球衣之外,立刻宣布義大犀牛以2013年球季向徐總致敬告別,從現在開始每一場比賽,都在球場球員休息區的教練席上,恭恭敬敬的掛上徐總的球衣,直到球季結束,再以一個正式的球衣退休儀式做結束。

如果是我,我會這樣做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TVincent 的頭像
CTVincent

非洲人的棒球世界

CT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