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朋友郭泓志,他回台灣了,在眼前迎接他的又是一個挑戰,是他人生的下一個樂章,也很有可能會成為他球員生涯的最後評價。

20130929_081312  

我看到的,卻是一個倔強的少年咬著牙走了十五年、走到天涯海角、走到路都沒了,卻還非要繼續走下去的堅持。

 

十五年前,未滿十八歲的他暗暗在心裡做下決定,畢業以後要出國去闖出一番天地,完全不在乎面前的挑戰有多艱難。

 

十五年後,他帶著老婆女兒和一身的傷回家,為的只是這十五年來腦海裡根深蒂固的一個想法:

 

『美國的職業運動有這麼多這麼多的學問,如果只有我一個人學到,或是我們旅美的幾個人學到,那我們實在太自私了;臺灣有這麼多人這麼愛棒球,這麼認真的在打棒球,如果我不能和他們分享這些學問,那我太對不起大家。』

 

對,這個十五年前被公認是狂妄自大目中無人的小鬼,不只一次這樣跟我說過,而說這段話的時候,他的眼裡總是閃著光。

 

這,才是他回臺灣的原因。

 

清晨要出門去機場的時候,洛杉磯的天還沒亮,我看到郭泓志一個人在黑漆漆的院子裡抱著兩隻老狗說悄悄話。

 

兩隻老狗養了十多年,伴著他從佛羅里達一路來到洛杉磯,陪他度過手傷、開刀、復建,從谷底爬到高峰再歸於平淡,一直都是他最親密的同伴。

 

上車的時候我問他跟狗狗們說甚麼說了那麼久?

 

他看著遠方漸漸亮起的天空,只淡淡的說了一句:『沒甚麼,說再見而已。』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TVincent 的頭像
CTVincent

非洲人的棒球世界

CT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