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華職棒大聯盟爆發簽賭案疑雲,除涉嫌組頭之外,LaNew高熊隊捕手陳昭潁、誠泰二軍教練蔡生豐、以及前興農牛翻譯鄭祐衛都被約談協助調查;目前已有從證人轉為被告之可能,一場風暴即將爆發。

犯案球團人員都該判死刑

從我的一句話『作假的運動員通通可以去死』,應該就可以看出我對打假球這種事情的看法;但是同樣的,我也相信在完整的司法程序完成之前,任何人都是無罪的。

從職業棒球的角度來看,追究到底不管原因是什麼,確定收受好處作假的球員、教練、職員都是罪該萬死,無法原諒的。以美國職棒為例,只要確定沾染上任何與棒球賭博有關的事項,一經查明都是唯一死刑,不用再回到棒球場。

君不見號稱『拼命查理』的美國大聯盟安打王彼得羅斯PeteRose,因為個人簽賭職棒,被聯盟默契議決終身不得從事職棒職務;並且即使一生戰功彪炳,仍然被排除在棒球名人堂之外。

在美國是可以可以合法簽賭各項運動賽事的,因此羅斯並未違法;但是身為職棒從業人員卻簽賭,聯盟自然要加以處分。

看到聯盟聯這樣處置成就輝煌的安打王,整個棒球界自然不敢不從;從此羅斯成了棒球界的外人,連業餘棒球也不敢沾這個人。

儘管他多次發動球迷及媒體造勢,聯盟及各球團依舊不為所動,因為這是一種原則性的堅持。

焦點拉回來臺灣,簽賭案即將二度爆發,幫選手教練說話的人已經迫不及待開始放話:球團聯盟保安措施簡陋,選手身家性命受到威脅,不敢不從;選手薪水相較於美日韓都偏低,因此容易受到誘惑,情有可原;警方查辦組頭黑道不力,甚至私相勾結,造成簽賭氾濫,什麼樣的理由都有。

但是不管原因為何,真正確定與簽賭有關聯的教練、選手、或是球團人員,除了應負的刑責之外,棒球的死刑是非判不可。

美國職棒做得到永遠放逐聯盟安打王,使得其他選手從此不敢拿自己棒球生涯開玩笑,我們能做到什麼?

懦弱昏庸的聯盟是一切亂源

美國的職業棒球發展百年,什麼樣的大風大浪沒見過?從起步時期的黑襪事件在世界大賽作假,造成一票優異球星被踢出聯盟,一直到近期的安打王彼得羅斯簽賭,一貫的作風就是迅速說明,明快處理。儘管處理的方式時有爭議,但最少聯盟方針明確,而且執行嚴確,不容許任何灰色地帶。

看我們的中華職棒大聯盟,根本就是一大塊灰色。洋將的制度年年隨興更改,選手選秀的方式年年都有爭議,我們的聯盟什麼時候有過一點明確的政策了?

面對外界的批評,聯盟一貫的藉口是,台灣職棒才發展十六年,仍在學步期,但是真正表現出來的,根本連爬都爬不動。

國大聯盟理事長席立格(BudSelig)雖然不時做出引人爭議的決定(例如說宣布平手的明星賽),但是敢作敢為,一有狀況立刻做出決定,而且一旦做出決定就不輕易更改。而中華職棒大聯盟的秘書長李文彬,卻是一貫的畏畏縮縮,躲在球團背後當傳令兵,完全愧對了秘書長所應有的擔當與職責。

聯盟發展至今,有哪一件事是李文彬出來清清楚楚說明過的?

楊松弦、宋肇基、洪啟峰為什麼被解約永不錄用,至今眾說紛紜;當初斬釘截鐵不要楊松弦的中信鯨,為什麼又要哀求各隊讓他重返職棒,也沒人知道。

職棒人員再度涉嫌與組頭勾結的事情這兩年時有所聞,我們偉大的聯盟做了些什麼?

除了年年例行公事拜訪法務部,還有呢?

球場的保安一樣拆爛汙,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長驅直入;假球疑雲此起彼落,聯盟選擇悶起頭來睡大覺,不敢有動作,深怕一查下去把球迷嚇跑,搞垮好不容易再起的職棒榮景。

原本也許辦一兩個教練、球員,用重典掃除害蟲就好,現在弄得六隊人人自危,個各有嫌疑。

聯盟粉飾太平的結果,是現在一發不可收拾,滿臉豆花。

算了吧!我們該認清這個真相,那就是在秘書長李文彬領導之下的中華職棒大聯盟,只是一個空心大老倌。

媒體補風追影唯恐天下不亂

從這樣的事件來檢視媒體專業,最為適當不過。

臺灣的新聞媒體是偷懶的狗仔隊,又稱蒼蠅隊;簡單的說,就是自己不會去扒糞,總要等人家挖出來了,才會跟著去吃屎。

這也就是為什麼壹週刊、蘋果報入侵臺灣短短幾年,就迅速的成為全台灣所有新聞台共用的新聞部;人家報了什麼,電視台的新聞部才急急忙忙跟著去,而個個打扮花枝招展的主播,也是厚著臉皮,不知羞的拿著報紙就照著唸新聞,三不五時還給蘋果報來個特寫鏡頭呢!

有沒有搞錯,要讀報我自己讀行了,要電視主播幹嘛?

說到職棒的二度簽賭疑案,眾家電視媒體急著吃屎的醜態已經原形畢露:有打電話給球團要求訪問領隊,卻連領隊名字都說不出來的;有急急忙忙衝到球團夏令營營地,隨便訪問個不相干的工作人員充數的;更有指著誠泰說統一,連球隊名稱都搞不清楚的。

這樣的媒體,除了批哩啪啦弄了個天下大亂之外,對於真正釐清真相的幫助可以說是零。

還有電視媒體打電話到球團耍無賴,撂下很話說:『我不管你派誰來講,反正你們隨便講一句話我好交差。』

媒體最為不堪的,是普遍未審先判的灑狗血心態,不管有沒有先認定有再說,而且扯的越大越好,反正事後又不需要負責;苦了的是被媒體引導的忠心球迷,和賠錢經營球隊的職棒各球團。

媒體的社會責任不是只有報導事件,更何況是這樣子鴉鴉烏的報導;在國外屢屢見到深度廣度兼具的調查報導(InvestigativeReport),這在臺灣,我想是奢求了;畢竟我們的電視新聞媒體,只是一群吃屎的蒼蠅隊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TVincent 的頭像
CTVincent

非洲人的棒球世界

CT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