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泓志順利拿下本季首勝,所有球迷自然是歡聲雷動奔相走告,不過大家的焦點似乎都集中在他那支石破天驚的全壘打上,還有那『豪邁』、『帥氣』不已的甩棒身影。
 
好吧!就來談這個甩棒。


美國的媒體對郭弘志這個動作,可就沒有那麼一面倒的讚賞。
 
當然也沒有到生氣的地步,不過它確實是造成了一個話題。
 
先是球賽轉播多次的重播,甚至動用到比一般慢動作更慢的X-MO來逐格重播;然後是道奇主播一再的重複討論,甚至一直延續到賽後。
 
也許因為是主場球評,因此評論的內容還是半開玩笑一般,嘻嘻哈哈的猜說郭泓志一定有在鏡子前練習過這一整套揮棒、甩棒、看球、跑壘的動作。
 
球評的語氣反映了一件事,就是知道這個動作不好,但是也幫郭泓志說了話,說他畢竟是第一支全壘打,太興奮了。
 
紐約大都會隊那邊的反應可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 
大都會隊的總教練藍道夫(Willie Randolph)回答紐約郵報(New York Post)的記者說 :
 
"Guess he was excited, pretty stylish."
 
臺灣有網友認為這是藍道夫說郭泓志『一定很興奮』,揮棒動作『超有形的』,這是沒有聽出藍道夫的言下之意。
 
熟悉美國職棒的球迷,常用來形容藍道夫的一個字是Classy,中文粗略的翻,大概是有格調、有風度的意思。
 
換句話說,藍道夫不是個會說重話的人。
 
對於郭泓志的這一整套動作,藍道夫說得最重的,大概就是他在紐約每日新聞(NY Daily News)裡說的:
 
"It looked good anyway. He must be used to that."
 
(最少看起來還不錯,他對這套動作一定很習慣。)
 
一個投手一輩子能打幾支全壘打?有哪個投手對全壘打甩棒的動作是做到『習慣』的?
 
藍道夫淡淡的一句話充滿了諷刺意味,但是以他的個性,表現出來的不滿只會到此為止。
 
當然身為所有臺灣選手球迷的我們,在這舉國歡騰的時刻,可以不屑的說人家是輸不起、口氣酸,也可以嗆人家有本事就不要被連三轟。
 
但是千萬不要忘了棒球場上『山水有相逢』。
 
或是套一句比較臺灣一點的話,就是『囂張沒有落魄的久』。
 
在我們眼裡看來是『豪邁』、『帥氣』不已的甩棒身影,在紐約球迷的眼裡是什麼滋味。
 
換個角度想想, 今天如果是任何一個臺灣的選手被人‧‧‧不要說連三轟,就單響陽春砲好了,要是對方也這麼甩個棒、看著球,然後再慢慢跑壘,我們會有什麼反應?
 
是不是會氣到把電視砸了、到網路上下載對方的照片、然後印出來掛起來用飛刀射死他?
 
別忘了紐約大都會有一整隊的強打棒子;這當然不會是郭泓志最後一次和他們見面。
 
也許我們可以很驕傲的說,紐約大都會要是不爽,就下次靠本事討回來啊,郭泓志又不怕。
 
但是我們喜愛的郭泓志畢竟是個大聯盟新人,有必要為了一時的爽快,而留給對方『下次討回來』的額外動機(Added Motivation)嗎?
 
會讓美國媒體到第二天都還在談論這個甩棒動作,還有另一個原因,那就是棒球畢竟還是個團隊運動,有一些不成文的規則(Unspoken Rules)。
 
像是落後很多可以拼命盜壘,領先很多就最好不要 (這一點我和袁公意見相左,曾經小小討論了一番) 。
 
像是投手三振對手的慶祝動作(如拉弓)能免則免,有也不能太誇張。
 
像是打出全壘打最好低下頭快快跑壘,除非你真的到了邦茲(Barry Bonds)、拉米瑞茲(Manny Ramirez)、或是小葛瑞菲(Ken Griffey Jr.)的等級。
 
通常不管有心還是無意,這些動作都是在Showing up your opponent;翻成中文的意思就是讓已經吃鱉的對手難看,有點得意忘形。
 
這在棒球場上是大忌,而違反了這些規則的代價不是自己被砸,就是隊友被K。
 
所以你看到三連砲的前兩砲,貝特米(Wilson Betemit)拎著棒子跑了兩步就趕緊放下棒子跑壘,肯普(Matt Kemp)則是揮完棒停下來看了一眼也趕快跑壘去。


比較起來郭泓志的動作是誇張了。
 
也難怪紐約媒體說他像邦茲一般的甩棒,像拉米瑞茲一樣讚賞的看著自己的全壘打,一付下次走著瞧的口吻。
 
有紐約球迷放話說,要是馬丁尼茲(Pedro Martinez)還在,一定會找幫同袍戰友討回公道。
 
神之右手討公道的方式,我想不用我多說。
 
總之講了這麼多,熟悉我的看倌會知道,我完全不是在貶低郭泓志,也不是要小題大作,更不是要在大家歡欣鼓舞的時候,硬澆上一盆冰水。
 
我只是想提醒大家,為什麼這樣一個出自無心的動作,會取代了郭泓志投球的內容,成為美國媒體上討論的重點。
 
幸好,賽後第一時間,郭泓志已經在被訪問時語帶歉意的表示:
 
"I didn't mean to do that, I hit it, I know I hit it hard. I am not a hitter."
 
(我不是有心那麼做的,我打到球,我知道我打得很實在。我又不是個打者。)
 
雖然棒球選手蠻會記仇的,但是這件事也許可以就這麼大家笑一笑、酸一酸,讓它過去吧!
 
就像一個大都會球迷留言說的,『好像亞洲球員都很喜歡這樣子大甩棒,以前的新庄、松井,都是這樣子!』
 
還是低調點好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TVincent 的頭像
CTVincent

非洲人的棒球世界

CT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